每7.4 秒一位女性遭家暴,被家暴你會如何抉擇?

編輯:侯晶晶 發布時間:

打老婆或者打女友的男人還能叫男人嗎?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。你怎么看?

“打老婆或者打女友的男人還能叫男人嗎?

我認為不能。

那至于還能不能叫人,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?!?/strong>

這是央視主持人白巖松最近

在節目里對于家庭暴力中施暴者的評價


“我被家暴了,過去的半年我仿佛活在噩夢里,

關于家暴的一切,我必須說出來!

在剛剛過去的“國際消除對婦女暴力日”

美妝博主@宇芽在微博曝光自己的家暴遭遇

引發網友關注

“我被家暴了”

@宇芽的前男友陳某在大眾面前的人設,是個樂于助人的攝影師。雖然年齡不?。?4歲),但依然充滿了愛心,不僅出過書和影集,還熱愛養狗、養花,儼然一副熱愛生活且才華橫溢的溫柔面孔。然而隱藏在“熱心”面具下的,卻是另一張完全不同的面孔。吃軟飯,虐待動物......

陳某在戀愛期間甚至跟其他女生約會,還強迫自己的學生去拍照片和寫真。從剛認識時的無微不至,到確定關系后的丑態畢露,宇芽忍了整整七個月。


既然三觀不合,那就分手吧?

可等到宇芽正式提出分手的時候,迎接她的卻是變本加厲的暴力和毆打。按照微博里的說法,家暴一共有五次。

蕪小新印象最深的是,他的那句“你去告吧,告也告不贏”。




“他很用力地掐了我的脖子和手臂”

11月27日晚

蔣勁夫外籍前女友Julieta發文控訴其家暴

曬出手臂淤青圖片

并表示,沒有把這件事賣給任何媒體

只是不想讓下一個女生繼續受傷

18時30分,蔣勁夫轉發該微博并評論稱:

我做了的,我認。我沒做的,我也不想被冤?!?

蕪小新只是個沒有感情的吃瓜機器

在雙方各執一詞的情況下不站邊

但是蔣勁夫確實曾家暴過前前女友中浦悠花

應該是事實沒跑了

●2018年11月28日,東京警方以涉嫌毆打傷害女性逮捕蔣勁夫。

●今年1月4日,東京地方檢察院對“蔣勁夫家暴日本女友”案做出不起訴決定,不起訴理由并未說明。


然而,因家暴發生的血案

并不罕見

“25歲孕婦被她的丈夫活活掐死”

從2015開始,河南女子李紅霞就經常遭到丈夫張某州的毆打。2016年春節后的正月初三,已經懷孕兩個月的李紅霞再次遭到張某州毆打,最終被“打”進了醫院,在鹿邑縣中醫院住院治療。正是因為這次住院,醫生建議她流產掉孩子,因為其間服用了藥物,擔心對胎兒影響不好。2月25日那天,正在住院的李紅霞,再一次遭到丈夫張某州的暴力毆打,這一次,李紅霞再也沒能醒來,她的丈夫將她掐死。

受害女子生前照片


“殺死丈夫后,她平靜等待警察的到來”

2015年8月15日清晨,廬江女子李某看著熟睡的丈夫,稍作猶豫,舉起手中早已準備好的鐵錘,重重砸了下去。他們有兩個女兒,大女兒19歲,小女兒才11歲。確認丈夫死亡后,她撥通了110,在家平靜等待警察的到來。

經審查查明,李某與丈夫結婚20多年,婚后常遭丈夫家庭暴力,曾經為此離家出走過,但丈夫威脅要將其娘家人殺死。


“她最終用家里的槍管將丈夫毆打致死”

2010年11月3日晚,在四川省資陽市安岳縣岳陽鎮某樓盤工地小賣部內,李彥與其夫譚某因瑣事發生糾紛,李彥持火藥槍槍管擊打譚某后腦部,致其顱腦損傷死亡,后又進行了分尸等處理,并于11月4日中午和5日凌晨,先后將尸塊拋棄于廁所和河道內。另查明,李彥與譚某婚后經常發生糾紛,李彥曾因遭受到譚某多次毆打而向安岳縣婦聯求助,也曾向安岳縣外南街派出所報警。李彥的鄰居、社區工作人員等證人證實,李彥與譚某婚后經常吵架、打架,曾聽他人或李彥本人說被譚某毆打,曾見到李彥臉上、身上有傷痕,也有鄰居目睹譚某毆打李彥。

四川省高院認為,李彥因不能正確處理婚姻家庭糾紛,持槍管連續擊打丈夫譚某頭部致其死亡,并分尸拋尸,其行為構成故意殺人罪,手段殘忍,后果嚴重,依法應予懲處。李彥不具有歸案的主動性,不構成自首。鑒于本案系家庭糾紛引起,被害人譚某對本案的引發存在一定過錯,李彥歸案后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,依法改判李彥死刑,緩期二年執行,剝奪政治權利終身。


家暴只有0次和無數次?

近日有關家暴的事件曝光后,#家暴只有0次和無數次#登上熱搜榜。不少網友表示,應該在第一次遭遇家暴時,就向施暴者說“不”,不然此后便會遭遇“無數次家暴”。

2009年,住北京市26歲的董珊珊被丈夫王光宇毆打兩個月后去世,尸檢認定死亡原因為“被他人打傷后繼發感染,致多臟器功能衰竭死亡”。王光宇最后以虐待罪被起訴,判處了6年6個月有期徒刑。而在2014年7月的一天,北京眾澤婦女法律咨詢服務中心接到一個23歲年輕姑娘的求助電話。在電話里,那個因家庭暴力而哭訴的姑娘的丈夫,恰恰就是王光宇。

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孫濤撰文表示,一般來講,只要產生了家暴,至少說明施暴者不太會合理控制和處理情緒,是具有家暴傾向的。很多家暴者在實施暴力的時候情緒失控,在家暴結束后又會異常真誠地道歉,得到原諒后會表現得非常好。

“因此,很多被家暴者會選擇原諒,其實,這正是下一次家暴的開始?!?/strong>

所以才有人說,遏制家暴

關鍵就是把家暴扼殺在第一次

不給施暴者以第二次施暴的機會

否則就會有第三次、第四次……

2018年,有媒體援引全國婦聯數據

中國每7.4 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家暴

平均遭受35次后才會報警

30%的中國已婚婦女曾遭受家暴

世衛組織在2017年的數據顯示

全球三分之一的女性遭受過身體或性暴力

僅有不到10%的女性報過警

不是當事人的你一定和蕪小新一樣

氣憤地想“遭家暴當然要報警

那為什么他們都選擇沉默?

“要驗傷拘留了,媳婦著急了”

長期處理家暴案件的基層民警劉超(化名)表示,“經常遇見一些報警的,說驗傷了要刑事拘留了,這媳婦就急了,說要自己商量。很多這種情況,還是柔性處理?!?。

很多女性在最初被家暴時

總是幻想伴侶很快能回歸正常

還有一些因為感情因素無法離開暴力關系

甚至給對方的行為找合理化的理由

還有的甚至遭遇你反抗我就殺你全家的死亡威脅

這可能讓她們一次次選擇原諒

就像@宇芽的前男友,他們往往會戴著人格面具,在不家暴的時候表現很好,這讓女性難以下定決心反抗家暴。


“父親又來了,這次拿了錘子和鐵栓”

11月27日,網友@櫻花鋪子發布父親家暴的視頻



網友@櫻花鋪子回憶,當時自己在屋里給孩子喂奶,不一會就聽到母親的驚叫聲和掙扎聲,出去看到她的父親掐著母親的脖子,父親嘴里還叫囂“早晚弄死你們”。

她表示,自己也問過母親想不想離婚,“但是她顧慮太多了,一是家里老人年紀大了,身體不好,二是母親心臟病嚴重,稍微一嚴重就會發病”。

為什么被家暴者保持沉默?

一方面,在家庭中施暴者和受害人是利益共同體

受害人很難痛下決心離開施暴者

另一方面,家庭暴力的發生有一定的規律

比如每次家暴后雙方會進入“蜜月期”

施暴方用各種懺悔來承諾自己再也不打人

還會通過送禮物等方式來獻殷勤

就算你下定決心了要結束這一切

除了要面臨對方的威脅

可能還有困難......


“家暴之后要面臨離婚馬拉松”

2017年6月,成都某高校女教師被丈夫一記耳光,打成左耳鼓膜穿孔,女兒的左手也被“踩在地上”,縫了三針。

在家里,女兒的房門必須24小時保持打開的狀態,方便爸爸進來檢查。妻子每月工資到賬要給他看短信,收支要有記錄;直到丈夫同意,她才開通了支付寶。為了掌握母女倆的狀況,丈夫甚至在家里安裝了三個攝像頭。



●2017年8月,母女向成都市成華區人民法院申請了“人身安全保護令”,男方被禁止在其住所或工作場所200米范圍內活動。

●2017年11月20日,妻子正式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。

●2018年11月15日,一審判決結果出來法院駁回了她的離婚請求。法院認為,雙方夫妻感情并未完全破裂,只要加強溝通,珍惜感情,以家庭為重,彼此互相理解、謙讓,就有和好可能。

●2019年6月26日,法院下發重審判決書,準許她與其丈夫離婚。此時距離她被丈夫家暴至左耳膜穿孔,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。


“只要反抗任何時候都不晚”

如遭家暴

正確的做法是什么?

“如果受害者在第一次遭遇家暴時就堅決反抗,

反抗的結果讓施暴者不敢再有第二次,

就能很有效地制止家暴的進一步發展?!?

●受害人應當第一時間就醫診治,留存醫療診斷證明,要及時留存錄音、錄像、微信聊天記錄等電子證據。

●一些偶發的、初發的、情節輕微的家庭暴力,如果施暴人可以理性溝通,可以選擇“私力救濟”,比如讓施暴人出具承諾書或保證書,必要時錄音錄像留存。

●按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家庭暴力法》的規定,家暴受害人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訴,也可以向各級婦聯組織反映,以及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。

●此外,面對家庭暴力,可撥打“110”報警或“12338”婦女維權熱線尋求幫助,也可以就近向所在區縣、鄉鎮(街道)、村(社區)婦聯組織投訴、反映或者求助。

宇芽視頻中

施暴男陳某的前妻表示

非常后悔當初沒有勇敢站出來對抗

這樣就不會讓后來更多的女孩遭受傷害

希望被家暴后

你,不再沉默



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